吉祥棋牌:风流至尊王月伟郭中秀完本在线阅读

100

主角王月偉,郭中秀風流至尊是最新完結超熱門的都市小說,作者深厚的文筆功底,對人物性格描述的極爲細膩,意外!看個片子看著看著也能重生?重生也就罷了,竟然還捎上一台能複製別人技能的機器,激享花叢媚艷,叱吒都市風雲,從猥瑣男逐步成爲一代風流至尊。當王月偉在高速公路上飛奔了一個半小時後,他終於感到了家中。

王月偉現在居住的地方,是一個大雜院,環境比較差,但是鄰居之間的關係也很濃厚。在現代大都市的環境之中,鄰居之間的關係變得越來越冷淡,王月偉的一家以一個較差的居住環境換到了難得的鄰里親情,也算是極爲划算的。

方向盤向左打去,王月偉終於回到了這個大雜院,在把車子停穩之後,就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朝著自己的家中趕去。

此時已經接近十點,不過好歹是夏夜,人們睡的都比較晚。在王月偉提著這衆多的東西把家門叫開之後,王月偉的父母明顯的有股不敢相信。

「小偉,你怎麼現在回來了,還提著這麼多的東西?」王月偉的父親癡癡的問道。

在把這些東西給全部都放下之後,王月偉便開始講述起自己無意之中中了彩票的事情。

很快的,以王月偉的口才,就把這些事情都給講明白了,而他的父母,卻幾乎都陷入了石化的狀態,似乎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兒子中了千萬巨獎。

無奈之中,王月偉只能打開電腦,登錄體彩網頁,調出了中獎號碼,拿出了自己複印下來的彩票複印件,以及體彩中心開據的證明,這才終於讓這一對辛苦的父母相信自己真的成了千萬富翁,激動的,頓時不知所措起來。

好半天之後,這對普通的父母才終於的安穩下來,這時,王月偉的父親便有些擔心的問道:「小偉,你捐出去三百萬爸爸沒意見,咱突然得到了這麼一大筆錢,也確實該回報下社會,回報祖國,只是你把五百萬都投入到了股市,會不會太冒險了?」

「爸爸你就放心吧,經過上次的雷劈事情,你兒子我好像突然多了一些可以預知未來的本事,說不來您還別不信,這次的中獎,就是跟我這本事有些關聯,因此呢,這炒股票的事情,肯定是穩賺不賠的。而且就算賠了,咱不是還有一百多萬加一台車的嗎,也夠了。」王月偉笑呵呵的對著自己的父母解釋道。對於自己這兩位最親的人,他還是稍微的透漏了點自己的本事,省的他們擔心。

果然,在聽到兒子這突然多出來的奇異本事後,他們老兩口子明顯的是被震驚住了,一臉驚訝的,仿佛看外星人一般,看著自己的兒子。

終於,在過了一會兒之後,發現自己的父母以這種眼神盯著自己後,王月偉無奈的咳嗽了兩聲後,說道:「咳咳,不管我怎麼樣,我不是都是您們的兒子嘛,不要再想了,爸爸你不是早就想有台車嗎,我已經給您買了風流至尊,就在院子裡停著呢,你去看看喜不喜歡,媽媽,嘿嘿,看兒子給您買了多少好東西,喜歡不?」

「喜歡喜歡,喜歡的緊呢!」

看著兒子出息,哪個父母會不歡喜風流至尊,他們喜的不是自己能夠從兒子那裡得到些,而是自己的兒子終於長大**,能夠自己照顧自己,這,就足以讓他們自豪。

接下來的周日時間,王月偉一家便邀請了所有的親朋好友來家裡吃飯,雖然現在只剩下一百多萬,無法支援各個親戚,但是這吃頓飯,還是極爲的必要的。而且王家也沒告訴來客今天爲什麼請客,反正他們親戚家的相互請客吃飯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家也都沒問什麼。只不過在看到王月偉給父親買的那輛奧迪之後,直說王建國這個老摳門終於捨得花錢了。

在大家熱熱鬧鬧吃飯的時候,王月偉突然想道,要是佘曼曼在這裡,該有多好,兩世積累下來的情愫在這一世的徹底爆發,已經使得他完全的陷入了對佘曼曼的迷戀之中,有些,無法自拔。

周日的晚上,在王月偉讓父親給班主任林紅打了個電話,說自己還在家看病,明天再回學校後,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接下來,王家一家人就開始商量這一百五十萬用來幹什麼,王建國想用來做生意,但是不想讓父母操勞的王月偉堅決反對,並說自己炒股絕對會掙得大錢,終於在王月偉信誓旦旦的保證下王家父母同意這一百五十萬一人分得五十萬,互不干涉使用權,但前提是不能做有損家庭和諧的事情,否則亂棒打出,逐出家門。

把家裡的事情處理好後,第二天一早,王家父母就開著自己的新車,把王月偉又給送到了市高中。雖然兒子能夠掙錢了,但是這長久的影響還是讓他們認爲這上學才是真正的出路,文化才是飯碗的保證,好好學習,是永遠不能忘掉的事情。

當王月偉被送到學校時,已經是十一點多了,在簡單的吃了一頓飯後,一上午的時間就這麼過去。在有些忐忑的心裡下,他還是緩緩的走入了教室,眼光極爲習慣的,就略向了後門之處。

猛然之間,一個讓他心裡一緊的人影就這麼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現在的佘曼曼,明顯的要比幾天之前憔悴了許多,看起來,這幾日,明顯的也是不好過。

看到伊人憔悴的模樣,王月偉真的恨不得給自己兩耳光,心裡十分的心疼。

而就在這時,佘曼曼那原本渙散的眼睛也似乎是發現了他,忽然就散發出一股奪人心魂的眼光,同時整個人的身體也開始不住的顫抖,只是強忍著,沒有發洩出來。

她輕輕的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向前門,在路過王月偉的時候,淡然說道:「跟我來!」接著,就走出了教室,朝著樓下走去。

王月偉從佘曼曼那有些嘶啞的聲音中聽出了無數的疲憊與痛苦,心中,也更加自責。

就這麼著,兩個美麗卻同樣憔悴的身影一前一後的朝著被綠樹環抱的操場走去,彼此之間的那一點距離就仿佛已經被永久固定了一般,怎麼也拉近不了,彼此傷害著對方,也傷害著自己。

終於,當二人的身影緩緩的移動到了一個無人的角落時,佘曼曼冷冷的扭了過來,渾身散發出一股令王月偉感到膽寒的陌生氣息,等待他的,究竟會是一場怎樣的風暴呢?